[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基督教歌谱简谱五线谱和弦 吉他谱 钢琴谱 鼓谱 合唱谱
网站首页 资讯 视频 直播 凤凰卫视 财经 娱乐 体育 文化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跪杀黑人警察被判刑美国警察从此不再“草菅人命”吗?
2022-03-31 08:22    来源: 未知      点击:

  白人前警察肖万被铐上手铐,送出庭审现场。法庭外人群沸腾,城市广场上一片欢呼,黑人们热泪盈眶。社交媒体上,感慨和叫好声连绵不断。但支持“法律与秩序”一方的观众则哀呼:美国的悲剧!以后警察还敢不敢执法?

  这是震惊全美的弗洛伊德案审判结果出台后的现场。十小时讨论后,陪审团达成共识,明尼苏达州的前白人警察肖万有罪,二级谋杀、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指控成立,他将面临几十年的牢狱生涯。

  去年白人警察“跪压”弗洛伊德的视频传遍全球互联网,众怒如火药桶般被点燃,导致了疫情期间持续数月,遍布全美的示威、游行甚至骚乱,成为“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高潮。有人甚至将此视为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规模最大的民权运动。

  一年后的这一次审判,在警方执法仪和商家摄像头录像全面公开,及检方38位目击证人证词下,弗洛伊德死亡之旅的每分每秒呈现在公众眼前。

  去年五月的一个周一,明尼苏达州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接到报警电话,商家称一名男子用假钞买香烟,而且他坐在自己车里,醉酒严重,不能自主行动。

  这名黑人男子叫乔治·弗洛伊德,他曾因抢劫罪入狱4年。搬到明尼阿波利斯市后,他做过卡车司机和保安,但在疫情期间失业。他是5个孩子的父亲。

  4名警察先后来到现场。他们将弗洛伊德铐上手铐,试图把他塞入警车时,他挣扎了。他告诉警方,自己刚刚从新冠肺炎中恢复,而且患有幽闭恐惧症和焦虑症,无法坐进警车。

  警察肖万将弗洛伊德按在地上,用膝盖抵着他的脖子,压了总共近9分钟。这期间弗洛伊德反复说“我没法呼吸”,恳请警察松开膝盖。诸多旁观者眼睁睁地看着他慢慢失去意识,用一名旁人的证词来说,“就像袋子里的鱼一样慢慢死去”。

  人们恳请警察松开他,“放开他!”、“你们到底什么毛病!”“他根本就没有抵抗!”“老兄!他已经不动了!”但是,肖万和其它几名警察无动于衷,即使在弗洛伊德失去意识后,依然持续压着他长达3分多钟。

  类似致人死亡的执法案件中,辩方的说辞总会提到,案发时,警方认为自己遭到人身威胁,或者就是死者自己健康有问题。弗洛伊德案中同样如此,辩方将其死亡归咎于心脏病、吸毒等问题,但是,尽管弗洛伊德有吸毒史,但检方的验尸官及多位独立犯罪毒理学家均认为,弗洛伊德体内毒品量很少,他并非死于吸毒或酗酒,也并非心脏病突发,外部压力造成的窒息是导致弗洛伊德死亡的直接原因。

  最终,肖万败诉。因担心监狱里他的人身安全,他将在单人牢房里呆上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美国警察因执法致人死亡而被送上法庭的少之又少,被判为谋杀罪的案例更是罕见。从这点来看,肖万也成了一个标志。

  保守派认为,一个吸毒分子的死亡,让好好的警察变成了谋杀犯,这是司法的失败,是舆论干预司法的结果,是政治正确矫枉过正,变成对警方的歧视,让执法者无法执法,国家走向歧路。

  但更多数的美国人则认为,这是迟来的正义,美国第一次开始真正面对长期系统性种族歧视和系统性警察暴力问题。

  在美国,一大死因就是死于警察手中。《华盛顿邮报》曾统计,多年来,不管当年犯罪率是高是低,不管执法系统是否有进行改革,美国每年始终有1000人左右死于警察手中,其中大部分警察免受惩罚。

  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少见的“警察国家”。据统计,2019年,美国每千万人中,有高达46.6人死于警察之手,夹在战乱不休的刚果和伊拉克之间。这个数字在其他发达国家中都少到只有个位数以下,如德国1.3人,英国0.5人,日本0.2人。

  美国警察的“厉害”全球知名,我们国人就常常听到一些旅行生活警示,比如:在美国,如果警察喊“freeze!”,千万要停下手中的一切,举起手来,否则,可能就小命不保!

  警察的执法暴力和种族歧视密不可分。美国媒体Propublica分析FBI过去30年来的档案数据,发现黑人死于警察之手的几率是白人的21倍。而民间组织“定位警方暴力”的调查发现,自2013年以来死于警方的8000多人中,非裔美国人死亡的几率是白人的三倍之多。在同样是手无寸铁的情况下,黑人死于警察之手的几率是白人的四倍。这些案件中,99%的警察都没有被定罪。

  长期以来,非裔美国人面临着比其他族裔大得多的警察威胁,甚至他们的小孩从小就要接受这样的教育:警察是危险的,要极为谨慎冷静小心地对待警察的威胁。

  杀死黑人的白人警察通常会辩称,自己人身受到威胁,因此不得已采取致命措施。但事实上,大量的案例中,被杀者手无寸铁,对警察也并没有造成什么实际威胁。弗洛伊德的例子就很典型,他当时双手背铐,威胁性几乎为零,但即使这样,肖万依然采用了极其危险的“扼颈”钳制措施(这个动作在美国很多地方警局已被禁止,明尼苏达州的警方指南中要求只有在人身遭到威胁时才能使用)。

  其一是因为,美国的执法系统没有强有力的中央体系。联邦层面虽然有司法部、联邦调查局等,但大部分执法部门归属于州和城市,各地执法标准多种多样。如果美国各级警察都能像其他国家一样,执行全国统一的执法标准,比如跟以严谨出名的联邦调查局一致,那就会解决一大半问题。

  此外还有资格问题。在美国一些地方,警员基础训练短至区区21天,相比之下,德国对警员的基础训练至少要两年半,此外还需要四年时间才能成为警察。

  强大的警察工会也使得警察改革迟迟无法推进,保护了大量违法或过度执法的警察免于惩罚。

  还有一个超级重要因素,就是美国根深蒂固的老问题----泛滥。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一样有那么多的枪。面对普遍持枪的民众,警察也习惯性的视威胁无处不在。用美国记者戴瑞克·托马斯的话来描述这种恶性循环:“当到处都有枪时,普通人更容易枪杀其他普通人和警察,反过来,警察也更容易枪杀普通人。”

  近年来,美国地方上也在试图改革,解决执法暴力问题,但大部分效果都并没有很明显。比如去年弗洛伊德死亡案发生后不久,又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青年死于亚特兰大警察之手,而该警察不久前还刚刚参加了“降温”培训,学习了如何在执法过程中控制事态,不至于激化。

  很多个偶然因素造就了弗洛伊德案中,警察被罕见地定罪。如果没有旁观者的目睹,如果没有那个青少年用手机记录下全程并放到网上,肖万很可能会跟其他警察一样,不会被逮捕,最多停职或调岗一段时间后就回来了。

  但一个接一个的类似案例,压抑许久的非裔美国人的怒火,终于因弗洛伊德的死亡而爆发,“我无法呼吸”成为了种族歧视窒息状态下的象征语句,推动了美国近几十年来最大规模的民权运动。

  但肖万的被定罪,到底是这场运动的句号,还是真正意义上警察系统改革的开始,这就只能由时间来判断。而且,如果像保守派人士担心的那样,出现了警察因此不敢执法的现象,继而导致犯罪率上升,那就可能出现更大意义上的混乱。

  手无寸铁,17岁的高中生马丁在与社区协警乔治·齐默尔曼发生肢体冲突后,被后者开枪击毙。齐默尔曼以自我防卫为由未被定罪。此事引发了“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

  死亡过程:纽约警方怀疑其非法销售香烟,将其钳制压倒在地进行“扼喉”。过程中,加纳说了11遍“我没法呼吸”。现场被旁观者拍摄,引发大规模“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游行。涉事警察被开除,未被起诉。

  18岁的青年布朗在弗格森市被警察拦下,称其偷了一盒烟。司法部报告称,布朗与警察发生冲突,试图夺枪,警方开枪击毙布朗。司法部报告未指控警方违法行为,但指出当地警局存在种族歧视问题。此事再度引发大规模示威游行。

  克利夫兰市警察接到报案,说有一名青少年可能拿着一把假枪,指着行人。警方称,他们让赖斯丢下枪,但他却把枪指向了警察。赖斯被击毙后,警察发现他手中的是一把玩具枪。涉事警察三年后因入职表格造假而被开除。司法部2020年调查称此案没有足够证据对警察提起刑事诉讼。

  斯科特在北查尔斯顿市因车灯损坏而被拦下,简短的争吵后,他在逃跑过程中后背中五枪而击毙。涉事警察被开除,此后被判刑20年。

  两名警察将斯特灵按倒在地,开枪打死了他。警方称其持有武器,但此案多个疑点未得到解释。旁观者拍摄了过程并传播到网上,引发示威游行。涉事警察一个被免职,一个被停职,均未受刑事处罚。

  载着女友和4岁女儿的卡斯蒂尔开车被警察例行检查拦下,他告诉警察自己合法持有武器,手边有枪,其女友说,在他按警方要求掏驾照时,被警察连击四枪死亡。其女友用手机直播了全部过程。涉事警察未被刑事起诉。

  警方在调查附近一起入室抢劫案时,将克拉克击毙在他祖母家的后院,现场只发现了一部手机,克拉克未持有武器。调查中,涉事警察以为克拉克有枪,威胁其人身安全。两名警察均未受刑事指控。

  26岁的急诊救护人员泰勒在警方突袭她的公寓时,连中8枪死亡。警方称泰勒对,但事实上当时开枪的是泰勒男友,因为警方没有清楚表明身份,他以为遭遇了入室抢劫。泰勒家属发起诉讼,与当地市政府达成1200万美元和解金。三位警察被免职,均未因泰勒死亡而遭刑事惩罚。一名警察因开枪打到邻居的公寓被定罪为“肆意危害罪”。

  莱特因交通违规被拦下,警方确认其身份后,发现其有一张未执行的轻罪逮捕令,因而试图拘捕他,莱特慌乱中试图驾车逃跑,警察准备拿电击枪控制他,却错拔出了手枪。当地警方称此事为意外,但莱特家属拒绝此说法。事件引发示威。涉事警察从警队辞职,目前面临二级过失杀人罪指控。

 推荐新闻
 酷图热图
 热点文章
Power by DedeCms